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汽车 军事 母婴育儿 娱乐 搞笑 科技 游戏 星座运势 教育 文化 美食 情感 动漫 社会 健康养生 财经 宠物 体育 综合 旅游 历史 国际 家居 时事 音乐 时尚
您所在的位置:下甲图列新闻>文化>朱光潜谈读书:一个人怎样建立完整的知识体系?(值得一读)

朱光潜谈读书:一个人怎样建立完整的知识体系?(值得一读)

2019-10-31 14:02:14  1659

9月。

12

洞察(微信号:穿透视图)

阅读需要一个中心,只有当有了一个中心,才能有一个系统的组织。

资料来源|经济日报

对于著名美学家朱光潜来说,书籍不仅是他达到学术巅峰的唯一途径,也是他深厚修养和丰富心灵的重要源泉。

正如他自己所说,“我可以多愁善感和冷静,严肃和超然;可以随时流行,也可以隐藏世俗的沟壑。文艺珍贵的雨露已经渗入我的灵魂。我是一个被再造的人,创造者就是我自己。”深刻的审美修养使他能够欣赏到书中微妙而深刻的乐趣。他对学术研究谦逊而真诚的态度让他对知识的追求有了独特的见解。

今天,我们学习和老师一起阅读。

有无穷无尽的书要读,把它们都读完是没有用的。许多书没有阅读价值。如果你多读一本毫无价值的书,你将会浪费时间和精力去读一本有价值的书。因此,你必须小心选择。

恐怕仍然很难把一本书叫做十卷和一百卷。你应该只读这十卷和一百卷。在这些书的中间,你不仅可以获得更真实的知识,而且可以虚拟地吸收大学生的精神和方法。只有这些书能打动你的心,激发你的思考。

与其读成千上万册的诗歌,你还不如读一本叫做《郭峰》或《十九首古诗》的书。与其读成千上万册关于希腊哲学的书,你还不如读读柏拉图的《理想国》。

大多数中国学生年轻而成熟,在高中时,他们很乐意认真谈论一些科学理论。他们(自然包括你和我)不仅乐于谈论文学,而且也乐于研究社会问题,甚至哲学问题。这不仅是一种自然趋势,也是不可忽视的。我个人的意见不妨和你谈谈。

15或16岁以后的教育应该强调理解,15或16岁以前的教育应该强调想象力。因此,初中生应该多读一些想象的单词,高中生应该只读一些包含科学理论的单词。

我自己从来没有读过几本“青春必读”的书。我必须在早年读一些成熟的书。

例如,在中国的书籍中,我最喜欢的是笔记、世界新语录、陶渊明集、李太白集、华健集、张惠言词集和《红楼梦》。

在外国书籍中,我最喜欢济慈、雪莱、柯尔律治和白朗宁的诗集,索福克勒斯的七大悲剧,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李尔王和奥特罗,歌德的浮士德,易卜生的戏剧集,屠格涅夫的处女地和父子,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福楼拜的《包法利夫人》,莫泊桑的小说集,小泉八云的日本作品等。

关于阅读方法,我不能说太多,这里只需简单提两点:

首先,每本值得一读的书必须至少读两遍。第一次你必须快速阅读它,关注整篇文章的目的和特点。第二次慢慢读,批判性地衡量这本书的内容。

第二,读完一本书后,你必须注意要点和你自己的观点。做笔记不仅能帮助你记忆,还能迫使你小心。

学习不仅仅是阅读,阅读也是一种重要的学习方式。因为学习不仅是个人的事,也是全人类的事。每一门科学都询问现阶段,这是全人类通过不同途径积累努力的结果。然而,这一成就尚未被淹没,而是通过书籍流传下来的。

阅读是为了清理过去人类成就的总分类账,在短短几十年里重温几千年的人类思想和经验,把过去数百万人来之不易的知识和教训集中在读者身上。有了这种准备,一个人总是可以在学习的旅途中走很长的路去看到一个新的世界。

历史进步越多,人类的精神遗产越丰富,书籍越多,阅读越难。尽管书籍很有价值,但它们也是一种累赘,可能成为学习知识的障碍。

它至少有两个主要缺点:

首先,一本书让读者不成为专家是多么容易。我国古代学者只有头脑清醒,年事已低,才能治愈这种疾病。虽然他们很少看书,但他们只看一本书。他们只读一本书,仔细咀嚼,渗透进他们的身心,成为精神的驱动力,这对他们一生都大有裨益。

其次,书是多么容易迷惑读者。许多初学者太贪心,什么都不做,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不重要的书上,这不可避免地会延迟基本要求。例如,尽管哲学家们读过无数种哲学史和哲学导论,但他们没有读过柏拉图的《对话集》。虽然经济学家读过无数种教科书,但他们没有读过亚当·斯密的《原始财富》。

没有多少书可以读。最重要的是仔细选择并彻底阅读。与其读十本不重要的书,不如用读十本书的时间和精力去读一本真正值得一读的书。一本书不应该只读一遍,而应该读十遍。

"一本好书永远不会厌倦读一百遍,一个有思想的人通过好好读它就知道了。"这两首诗值得每个读者的座右铭。世界上许多人只读化妆品。例如,暴发户炫耀他们的财产,而且更加昂贵。这是学术研究中的自欺欺人和生活中的低级趣味。

应该有不同类型的书来阅读,一种是获取世界公民所必需的常识,另一种是做专门的知识。为了获得常识,如果你仔细学习,目前初中和大学的课程就足够了。

所谓认真学习,熟读讲义课本不好,每个科目都要精心挑选,借3到5种认真玩。总共只有十几种常识课,每门课有3到5种书可供选择,总共只有大约50本书可供阅读。这不是一个过度的需求。普通读者读过的书超过了这个数量。他们不能从中受益,因为他们别无选择,只能在上面乱涂乱画。

常识不仅对世界公民是必要的,对专业学者也是必要的。现代科学的划分非常紧密,许多管理科学的人都以自己的方式陷入困境,使用特殊的借口,忽视其他相关知识。这对分工的研究可能是必要的,但这是对童眼进一步研究的牺牲。

宇宙最初是一个有机体,其中的事物彼此密切相关,导致一个事物移动另一个事物。因此,虽然学习事物的各种知识在表面上是可以分离的,但在实践中却不能分离。

世界上绝对没有孤立的科学。例如,政治学必须涉及历史、经济、法律、哲学、心理学,甚至外交和军事事务。如果一个人对这些相关知识不感兴趣,他或她必须特别学习政治学。他或她进步得越多,他或她就会感觉越困难。例如,他或她练习得越多,他或她找到的出路就越窄。其他学科也是如此。如果一个人不能通过,他就不能专门化;如果一个人不能掌握,他就不能预约。

先学后守承诺是任何学习的必要步骤。我们只看学术史。任何在某一科学问题上取得巨大成就的人必须在许多其他科学问题上有深厚而广泛的基础。

有些人只凭自己的兴趣阅读。今天,当我遇到一本有趣的书时,我把我计划要做的事情放在一边,全力以赴地阅读。明天的另一本有趣的书也是如此,尽管这两本书在本质上并不相关。这种阅读方法就像游击战,也像蜜蜂采集蜂蜜。

它的优点是它使阅读成为一种乐趣。对于一时流行的书籍,它可以深入其中。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会形成一种非凡的心态和头脑。它的缺点是读者蜂拥而至,无处可回。它缺乏专业研究机构所必需的“学术”系统培训,导致发展异常。它太注重知识的一个方面,而忽略了另一个方面。

如果一个人有时间和精力让他过快乐的生活,不是把阅读作为工作,而是仅仅作为一种消遣,这种蜜蜂式的阅读方法可能不需要被采用。然而,如果一个人希望获得某种知识,他就必须有一个预先确定的计划和制度。

阅读必须有一个保持兴趣、主题或问题的中心。

为了对这个课题有一个大致的了解,并为进一步的深入研究做准备,我们必须选择主要的课题并从头到尾一个一个地阅读。阅读文学作品是以作家为中心的,阅读历史作品是以时间为中心的,这也属于这一范畴。

当以问题为中心时,必须首先把一个问题牢记在心,然后阅读关于这个问题的书籍。目的是收集各种专家对这个问题的材料和意见,以便权衡它们供自己使用并得出结论。

重要的书仍然需要完整阅读,其余的书应该在这里读一章,在那里读一节,这样收集的材料就可以丢弃。这种方法是研究人员常用的,不适合初学者。然而,当初学者以主题为中心时,他们仍然可以采用稍微以问题为中心的方法。

读一本书几次,每次只关注一个方面。苏东坡和王朗曾在他们的书中谈到这种方法:“年轻人是学者。每本书都读了几次。当大海里有一个普通的商店时,一个人不可能收集所有的能量,但是他可以得到他想要的。因此,希望学者们每次都提出要求。如果他们渴望圣人在古今兴衰和治理混乱中的作用,他们只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不会产生余念。不要再索要事迹和文物,等等。他全都模仿了。如果你学得好,你会受到各方面的攻击,这与那些欣赏玩水者的人大不相同。”

朱Xi试图说服他的追随者采用这种方法。这是精读的关键,可以养成仔细分析的习惯。以阅读小说为例。第一次,我们只需要故事的结构,第二次,我们应该注意人物的描写,第三次,我们只需要人物和故事之间的穿插,这样对话、修辞、社会背景、对生活的态度等等就可以一个接一个地研究。

阅读需要一个中心,只有当有了一个中心,才能有一个系统的组织。例如,如果你看历史书,并假设关注的焦点是教育和政治之间的关系,那么书中关于这个问题的所有历史事实都由这个中心联系起来,并形成一个自己的系统。后来阅读其他书籍,如经典著作和专著,自然会遇到关于政治和宗教关系的事实和理论,它们自然会回到阅读历史书时形成的体系。

一个人可以同时拥有多个系统中心。例如,字典有许多“部首”。根据事物相似的原则,每一条新知识都将被转移到一个具有相似属性的系统中。例如,新单词将被粘贴到字典中。人旁边的单词将被转移到人民部门,水旁边的单词将被转移到水部门。零散碎片的知识不仅容易忘记,而且毫无用处。每次获得的新知识必须与旧知识联系在一起,也就是说,它必须在生根开花之前,聚集在一个中心周围的系统中。

记忆是有限度的。事实上,通常不可能存储由你在头脑中读过的书形成的知识系统的原始分支和叶子。如果你不能储存它,当你看着它的时候忘记它,那么阅读就等同于不阅读。我们必须在大脑之外找到另一个储藏室,把大脑无法储存的东西转移到那里。这种储藏室过去是纸币,但在现代是卡片。

记笔记和制作卡片就像植物学家收集标本一样。它们必须被分类和编目。在他们收集了一个之后,他们将被分成一个类别和一个类别。过了很长时间,虽然他们收集了很多东西,但是他们有自己的班级,秩序井然。这是一种非常科学的方法。它不仅可以节省脑力,为将来的需要储存有用的材料,还可以加强思维的组织和系统化。

——结束—

本文摘自微信公众号《经济日报》(身份证号:JJRBWX),摘录自《朱光潜谈阅读》,原标题:“朱光潜谈阅读(值得阅读)”。见解被授权出版。

更多

pk10app

© Copyright 2018-2019 thrivenlife.com 下甲图列新闻 .All Right Reserved